峨眉山秋月半轮,汉阳古镇码头怀旧之旅

发表时间: 2020-11-03 07:48

小镇的老屋依然破旧,土瓦上些许的败草迎风摇曳,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中讲述着沧桑往事。

孤零的老者坐在门前小凳上,打量着过往的游人,屋檐下偶有老人围坐一桌,津津有味地打着颇具当地特色的二十七牌。汉阳镇在朴实的古风中延续着人世间的烟火。

曾两次徒步到过汉阳镇,年轻人都外出打工,镇上几乎只剩老人,到处关门闭户,曾经风光的古镇没落得没有一点生机。而今汉阳镇在岷江上筑坝拦水,人工打造了汉阳湖,镇上残破的火神庙已修缮一新,小巷正在进行地下管道建设,路面的翻新铺设预示着汉阳镇正在慢慢的改变。

逛古镇,走街串巷钻胡同极有韵味,越是小巷胡同,越能感受到当地的生活气息。

汉阳以前是岷江上一个繁华的码头,很早就有“穷青神富汉阳”的说法。汉阳鸡、汉阳花生、汉阳丝早就名声在外。尤其是汉阳花生,一颗花生满嘴香,香脆中略带回甜,现在很难有这种味道的花生,那是根植在味蕾中的儿时味道,一种儿时期盼的味道,盼着新年新衣的口袋中满满的香甜。

穿过镇上的小巷,来到岷江边,此时的江水收敛了夏日的狂野,流淌着秋日的恬静。江边,女人们童心大起,放肆嬉戏,作势摆拍:水浪孤舟望断肠。

秋风起,蒹葭揺,逆水而望,上游不远处便是中岩,那是苏东坡和夫人王弗初恋的地方。十年前,曾经顶烈日战酷暑,从中岩徒步汉阳。至此,中岩和汉阳在心中密不可分。一想到中岩,苏东坡的千古情词从脑海中渐渐浮出,心中不免一阵小痛。尤喜“小轩窗正梳妆”,字字柔情;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……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,却让人肝肠寸断。岁月迁移渐渐失去了吟诵的勇气。

汉阳湖是直接在岷江上筑坝发电,蓄水成湖形成的。湖边打造的景观必是嬉笑摆拍的所在,一个接一个地接受这一大帮女人们的折腾。我更喜欢镇外江边的原生野趣。

晚饭后,农家院坝中,金蛇狂舞也好,群魔乱舞也罢,或跳、或唱、或舞,自娱自乐,不负好时光。倒是让我想起了那首撩动骚痒的歌:来啊,快活啊,反正有大把时光……

《月光下的凤尾竹》,一阵悠扬的葫芦丝响起。月亮!今天一直心心念就着的月亮。四年前,中岩后山慈母溪一带登高,远眺峨眉金顶,当时梦想着有一天夜宿此间,一轮明月挂苍穹,感受诗仙“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”的水墨国风意境。今日恰逢农历十五,正是赏月好时节,可惜天公不作美,两眼一抹黑,当空不见皓月悬,满腔期待只随着那静静江水东流而去。

第二日一早,驱车平羌小三峡。前两次徒步,因时间原因,只到了中岩和汉阳。一直计划徒步平羌小三峡,今日算是了却了一半心愿。不为别的,只为李白那首《峨眉山月歌》。

仅容一车的小路,沿着江边的山腰逶迤婉转,两岸山峦耸立,形成峡谷,岷江水沿峡谷而流,在这一带走出了三个完美的回头弯转。从地图上看,宛如舞姬手中临空飘逸的丝带。峡谷两岸的山势不高,没有长江三峡突兀陡峭的澎湃险峻,长江三峡让人敬而远之,平羌小三峡娟娟秀美,柔柔深情让人亲近。
一路向前离开小三峡,欲从乐山上高速返程,途经岷江鼓儿坝小岛,谭大哥童心未泯打水漂,岛上江边的鹅卵石再一次掀起了女人的摆拍潮。低头俯身在江边卵石中细细淘寻,选上两块纹理漂亮的岷江石,回家当摆设。

午饭时分,牛华镇上的八婆麻辣烫香飘阵阵,有一群狼吞虎咽的男人和女人……